怒杀阎婆惜的是谁 怒杀阎婆惜是谁干的

怒杀阎婆惜的是宋江。宋江为晁盖等人通风报信,使他们得以逃到梁山。晁盖等人念念不忘宋江的这份恩情,派刘唐给宋江送去一百两黄金。这事被闫婆惜发现,闫氏以此要挟宋江,宋江一怒之下杀了她。

闫婆惜本是东京人,随父母一起到山东寻一位官人不着,流落到郓城县。父亲严公喜欢唱曲,教婆惜从小唱曲。这闫婆惜生得颇有几分姿色,又会各种曲调,只是郓城县的人不喜风流宴乐,她不能自养,就在县北僻静处权且住下。闫公因患时疫病死,闫婆惜母女二人无力埋葬,由王婆介绍,向宋江求请。宋江本是个仗义疏财之人,对人多有帮助,自然也愿意帮助闫氏母女渡过难关。他当即写了一个帖子,让闫婆到东关陈三家定了棺材,此外又给他们十两银子,以供使用。这就样,闫氏母女发送了闫公,还余下五、六两银子。对于这件事,宋江出于自愿,没有什么想法,与帮助别的穷困人一样。

闫婆看到宋江是个人物,又想找个依靠,于是,就通过王婆给宋江说合。宋江本无意,抵不过王婆的一再说合,也就愿意了。他在县西巷给闫氏母女置了一处房屋,时间不久,就把闫婆惜打扮得花枝招展。按说,闫氏此时应当知足了,可偏偏生出事非来。有一次,宋江请帖书后司张文远到家里喝酒,没想到引狼入室,那闫婆惜和张文远眉来眼去,以后就勾搭成奸,久而久之,街坊们多有议论。此事传到宋江耳朵里,宋江并没有大动肝火,反而觉得,“又不是我父母匹配的妻室。他若无心恋我,我没来由惹气做甚么。我只不上门便了。”自此有几个月不去。闫婆惜的母亲闫婆经历过世事,一心依靠宋江。她看到这种情况,就想尽办法调解婆惜和宋江的关系,劝说宋江还是要到闫婆惜那里去。问题是,她死粘硬缠地把宋江拉到家里,闫婆惜却不配合。阎婆惜没日没夜地想着张文远,对宋江没有半点情义。于是,两个人就在房里打冷战,互不说话。闫婆弄来了酒菜,也未能济事。这一夜,闫婆惜和衣而睡,宋江在她脚头上草草睡下,心情可想而知。硬是熬到五更,宋江就早早起床,逃也似地出了闫婆惜的家门。到了街上,遇到早起卖汤药的王公,想起曾许下赠他一口棺材,拿钱的时候才发现出门时忘带招文袋了。招文袋里有晁盖给他写的信还有那锭金子,这东西是私通贼寇的证据,天大的干系。于是,宋江就急急忙忙回来取。谁知闫婆惜已经发现了这信和金锭,她以此要挟宋江。她要宋江答应三件事:第一件事,归还闫婆惜的原典文书,任从改嫁张三,不能再来争执。宋江依了。第二件,闫婆惜头上带的,身上穿的,家里使用的,虽都是宋江办的,不许宋江来讨。宋江也依了。第三件事,梁山泊晁盖送给宋江的一百两金子,全部给闫婆惜。这个宋江给不了,因为这一百两金子,他只收了一锭,其他的都退了回去,他到哪里去弄那一百两金子?即便是这样,宋江还是想出了变通办法:宽限三日,将家私变卖一百两金子给闫婆惜。闫婆惜还是死死相逼,非要宋江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宋江被逼无奈,只得到床上去抢。抢的过程中,压衣刀掉落,闫婆惜喊:“宋江杀人了”,这一下,倒是提醒了宋江,宋江情急之下,也就怒杀了闫婆惜。

 

「水浒人物漫谈」卢明专栏 | 宋江怒杀阎婆惜
 

对于闫婆惜这个人物的身份及评价,历来是非常清楚的,只是近些年,有些人什么事都喜欢换个角度看问题,才出现了不同的看法。为了正确理解闫婆惜,理解杀惜故事,我们有必要弄清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。

其一,闫婆惜是个什么样的人?闫婆惜不是平常人家的女子。《水浒》上说她是个“酒色娼妓”。闫母这样介绍: “我这女儿长得好模样,又会唱曲儿……那一个行院不爱他!有几个上行首,要问我过房几次,我不肯。”一个女子,唱小曲,在都市的行院里串来串去,会是什么样的素质呢?行院,有两种解释,一是妓院,二是戏班。闫婆惜去的是妓院还是戏班呢,有学者就把她列到妓院里了。上行首就是官妓的班头。如此看来,闫婆惜去的行院,应当是官妓。在古代,所谓妓,一种是色妓,一种是艺妓。艺妓以歌舞弹唱服务于人。但,许多时候,色妓和艺妓是混合的。官妓也不是只有姿色,为了迎合文官们的需要,都会诗书琴画。是歌舞妓也好,是青楼妓也好,是角妓艺妓也好,还是军妓也好,“色”是最基本的本钱。其基本的价值,无非是供人耳目之娱、食色之餐。官妓为朝廷特别设定,有大户人家抄家后女孩入妓的,也有自小培养入妓的。看来,那上行首说的过房,就是让闫婆惜认她当干娘,然后培养她去青楼。

乍一看,上行首是曾经这样说过,可是闫婆没答应,也就不存在闫婆惜正式加入青楼行列。是没加入,但她经常出入于那样的场合,实际上已经做了那样的事情,最少也是当过临时工、青桉预备生。她沾染上青楼的习惯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我曾把闫婆惜和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救出来的金翠莲做过对比,他们二人,都有几份姿色,都是唱小曲的,但,二人又有原则区别。那就是,金翠莲只是在民间唱小曲,唱小曲是被生活所迫,不得已,挣几个小钱,她本份,懂事,所以,他对恩人鲁智深感恩,对后来的丈夫赵员外尽夫人之责。闫婆惜就不是了,她唱曲的地方,是官妓处,感染的大都市的污浊空气,见到嫖娼的官吏多,自然,心就高,气就傲,胆就大,心就恶。你想,宋江弄到这样一个准官妓,她不出事才怪呢。

这不是歧视青楼女子。有些青楼女子也是迫不得已,那些人很值得同情。青楼女子的心态,也是很不一样的。有一些女性身入娼门却不愿堕落,她们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,有自我意识的觉醒。为争得独立的人格尊严,她们往往十分执著,不惜舍弃奢华的生活,甚至为此献身。比如卖油郎独占的那个花魁,比如怒沉百叶箱的那个杜十娘。但是,也有一些青楼女子。甘于作为男子泄欲和玩弄的角色,沉迷于奢侈放荡的生活。她们无法忍受礼教严苛的束缚,也没有忍受清贫的勇气,因而乐于娼门,迷失了本性。

指明闫婆惜的类似青楼女子的身份,有利于理解她的性格。这样的生活经历,使得她粗俗、自私、放纵、不讲信义。她是一个问题青年。因为粗俗,她才敢对自己的母亲顶撞,说:“你做怎么这般鸟乱”!试想,大观园里的那班大家闺秀,会说这样的话么?平常人家的规矩女孩子,会这样和母亲说话么?”因为自私、放纵,他不念宋江在她家急难的时候给予的接济,不念一应生活来源全由宋江提供,在那里勾引张文远,给宋江戴了个不大不小的绿帽子,一心用在张三身上,总是拿恶话气宋江,拿宋江的钱给张文远买吃的喝的。在这里,宋江这位名满天下的英雄算是倒霉透了。试想,谁愿意拿钱拿精力喂养一个吃里扒外的荡妇?闫婆惜这样做,对宋江是很不公平的。最为要命的,是闫婆惜拿晁盖的信要挟宋江,公然挑明了,要宋江同意他和张文远好,把宋江给他们置办的房子,家具,穿的戴的,全部归她,不能再要。还向宋江勒索本不在宋江手里的梁山泊给的一百两黄金。如此说来,这闫婆惜算是恶狠到极点了。试想,如果是林冲娘子,她会乘丈夫之危,勒逼林冲么?那是不可能的!

其二,闫婆惜和宋江到底是什么关系?

有人说闫婆惜是宋江的二奶,有人说闫婆惜是宋江的情人。这些说法都不准确。宋江未娶妻子。没有一奶,哪来的二奶?!情人是男女私情关系,而闫婆惜却是与宋江公开同居的。宋江承认是妾,这“妾”是成立的。妾与妻,在古代,是有严格区别的。妻,明媒正娶,有着十分正规的名份,不只女子本人,就连她娘家的各种关系,都依法确定。妾的地位则低得多,与妻不在一个档次上。妾自己生的儿女,却要认妻为正母,自己只是个姨妈。比如《红楼梦》里的探春,就是认王夫人为母,叫亲生母亲赵氏为姨娘。妾的一些娘家关系,夫家往往不承认。一般人家,是有了妻才有妾,象宋江这样无妻有妾的,很少见。最为关键的,是闫婆惜是一个情况特殊的妾。她在宋江那里,还有一层卖身的关系。想来,宋江出资为闫婆惜的父亲买的棺材钱、送给他们的十两使用钱,闫家一时还不起,才将闫婆惜“典”给宋江的。虽然那点钱在宋江这种仗义疏财的人眼里根本不当回事,但闫家想找个靠山,主动托人说媒。宋江本无此心,后来也就权且应了,但还是按当时的常规,写了个闫婆惜的典身文书。如此说来,闫婆惜的整个人身,都是宋江的了。所以,闫婆惜后来勒索宋江的时候,第一个条件,就是要宋江把她的原典文书归还,任由她改嫁张文远。你想啊,不经意典来的一个妾,又有些妓的背景,他宋江能把她立为正室嘛?!

其三,闫婆惜和宋江之间,倒底有没有爱情呢?

《水浒传》里说,是闫婆托人结亲,使闫婆惜成为宋江的妾,闫婆惜只是被动答应,爱情何来?宋江本无心,抵不过别人的一再撮合,才勉强同意纳闫婆惜为妾,也谈不上什么爱情。他们的结合,也只是搭伙同居,大家都方便。

让人难以理解的是,新版《水浒传》,却把这段内容写成爱情故事,这完全是扯淡,不符合生活的逻辑。在这个剧里面,似乎闫婆惜很爱宋江,因为爱,所以托人提亲。因为爱,她在宋江不肯同意的情况下,把宋江骗到一个酒店包间里,为宋江弹琴一曲,利用宋江的忠厚与善良,说大家都知道他们在一个房间里了,如果宋江不娶她,损了她的名声。男女到一个酒店里坐一会儿,就象上床睡觉一样有损名声吗?不会吧!后来,虽然宋江与她结为义兄义妹,她还是灌醉宋江,晚上睡在一起,成全了自己的想法。这样的心计,怕不是正常女子所有的吧,更象是娼妓所为。不知道编剧怎么搞的,醉得不醒人事的汉子,还能行夫妻之事?还说感觉很好?这样的一厢情愿,这样骗来的婚姻,难道也是爱情!最让人倒胃口的是,既然你闫婆惜爱宋江,就不会有勾引张文远的丑事,既然你爱宋江,更不会那样威胁、勒索宋江。有人说,宋江可能有性生理障碍,那是乱猜。初时宋江不是“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”吗?只是向后渐渐来得慢了。《水浒传》写得分明:“却是为何?原来宋江是个好汉,只爱学使枪棒,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”。这才是原因。但,男儿自有男儿的事务,非要一天天被妻子缠住才可以吗?如果是这样,林冲发配了,林娘子何不去养汉子呢?那些为国家在边疆服役的军人们,家里的妻子就不寂寞吗?如果这些为妻的都学闫婆惜,还有谁安心保卫国家!

说了这么多,一言以蔽之,就是闫婆惜的本性决定了她是个淫妇。她遇到的张文远,也是个浪子。你看水浒上这样写他:“那厮唤做小张三,生得眉清目秀,齿白唇红。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,飘蓬浮荡,学得一身风流俊俏,更兼品竹弹丝,无有不会。这婆惜是个酒色倡妓,一见张三,心里便喜,倒有意看上他。”

 

「水浒人物漫谈」卢明专栏 | 宋江怒杀阎婆惜
 

有人说,那是因为闫婆惜那时离婚不自由。这话就说错了,她提出离婚,宋江不立时就答应了么?现在离婚自由了,不还是有勾奸夫害本夫的案例么?

经典的作品,从来不忘文学的教化功能,它希望引人向上。所以,《水浒传》不会肯定闫婆惜的。况且,这是一部写英雄的故事,它的重点,在于塑造宋江等英雄好汉的形象。宋江杀惜,也只是他走向反抗道路的一个初始原因。如果不杀惜,他可能还在做他的押司,就不会上梁山了。

其四,宋江家境不错,名声又好,到了这样的年龄,为什么还不明媒正娶讨老婆。

这个问题,《水浒传》没写明,我们也只能猜猜了。宋江是个爱结交朋友的英雄。这类人,强调英雄气概,所以在女人身上不太上心。不只宋江,晁盖也是,三十多岁了,还是个里正,家里过得不错,却不讨老婆。梁山好汉中,这种情况很多。这类人涉及的职务和交往的圈子很容易出问题。所以,不讨家室,反倒心净,少了些心理负担。宋江是押司,他为什么三年前,就让父亲到前官那里告了自己,断绝了父子关系?《水浒》上写得分明:“原来故宋时,为官容易,做吏最难。为甚的为官容易?皆因那时朝廷奸臣当道,谗佞专权,非亲不用,非财不取。为甚做吏最难?那时做押司的但犯罪责,轻则刺配远恶军州,重则抄扎家产,结果了残生性命。以此预先安排下这般去处躲身。又恐连累父母,教爹娘告了忤逆,出了籍,各户另居,官给执凭公文存照,不相来往,却做家私在屋里。宋时多有这般算的”。宋江怕有事连累父亲,就不怕连累妻子?象这样的例子,还有一些。比如济州的缉捕使臣何涛,知府为了督促他抓到晁盖等人,先在脸上剌了发配某州,把州名空着,如果抓不到人,就真的发配,把具体的州名再剌上。

有人就问了,为什么宋江还那么舍不得这个倒霉的吏啊?所谓人各有志吧,在官府也有在官府的好处。宋江志大,“自幼曾攻经史”,“长成亦有权谋”,全然不象宋太公那样只安心于过农耕的日子。家中不看好的,他看好。他的性情适合在官府做事,他的才华,需要在官府施展。要不然,也就不成其为宋江了。当然,我们也怀疑,水浒上把吏写得如此危险,或许是有意强调某种情况。北宋多数的吏员,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吧。《水浒传》的多数描写,符合宋元时期的历史真实,唯独这里关于吏的状况的描写,营造了宋江的环境,却与史实不符。有学者说,宋代本是吏强官弱,各级做吏的都很牛。因为,文官只读经书,不谙世事,处理起社会上的事来,还不如吏精通,再加文官任期短,心思不在工作上,多属意于诗酒游乐,把官衙的具体事,都托付给吏办,久而久之,这吏也就专横起来。

宋江无妻,很多人试图出来解释。新版电视剧说宋江的妻子死了,宋江发誓三年不娶。这也是一种解释。郓城倒有一个关于爱情的传说。说宋江家有个后花园,种了很多好看的花。邻家有位董桂英,越过院墙看花,被宋江遇到,二人从此相识。董姑娘不爱针线,喜欢拳脚。两个人切磋功艺,互相倾慕,私订终身。宋太公认为董姑娘的行为,有违封建礼教,尤其是看不惯她那双大脚,于是坚决反对这门婚事。宋江是个孝子,不敢违了父命。宋江同时又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他宁可终生不娶,也不肯舍弃董姑娘。一个人非你不娶,一个人非你不嫁,所以,也就一直没有成婚。这个故事,比新版水浒说得有滋味,有深度。

版权声明:木鱼号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发送邮件至 179030929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