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舍的称号叫什么(老舍被授予什么称号)

老舍的称号叫“人民艺术家”。

老舍,原名舒庆春,是新中国第一位获得“人民艺术家”称号的作家。

在语文课本中,他的形象是高大上的。但在现实中,老舍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人。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1.何以解忧,唯有暴富

和大家一样,老舍也有过一夜暴富的梦想。

他决定用行动来实现梦想——和大家一起买彩票。

老舍和二姐一起在村里吆喝,向亲友们集资买彩票,为此还立了一本账簿。

然后,他们还去找算命先生算了两次,才确定到哪家店去买。

接下来,他们还分析了大家的生肖,确定让一个本命年的人去买彩票,另外指派了两个人保护。

买完彩票,讨论让谁拿着彩票。因为谁也不信任谁,怕拿着票的人跑路,所以决定让腿脚不利索的三姥姥拿着彩票。

开奖之前,老舍就想好了,得了头彩五十万之后,他自己能分到两万,要怎么花。

可以买个房子,关于地点、样式、布置的问题,他想了半夜。

但他转念一想,还是用这笔钱做买卖更好,接下来又想铺子的地点、形式、种类,想着怎么赚钱,赚钱之后怎么发展,又想了半夜。

就连睡着了,手按在胸上,他也是“梦见一堆现洋压在身上,连气也出不得”。

他还特意买了一副骨牌,准备随时算卦。如果是坏卦,就重新算;如果是好卦,那就是要发财了。

终于到了开奖的日子,报纸上登了前五彩,全部不符合。

他们放低要求,中个六彩七彩也能小赚一笔。结果六彩七彩公布,也和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看到没中奖,大家纷纷跑去找老舍和二姐索要自己投的钱。

二姐觉得心塞,就生病了。不管她是真病还是假病,反正老舍一个人解决完那些人之后,二姐的病就好了。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2.何以养老,买地种树

济南算得上是老舍的第二故乡,他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,非常喜欢这个城市。

他在散文中写道:“济南泉水的甜美清凉确是事实,你不能因济南话难听而否认这上帝的恩赐。”

好的,我记住了,济南话……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他认为“印象是要有诗为证的,不然,那印象必是多少带点土气的”,于是,他强行为济南作了三首诗。

其中有一句是“何时买得田千顷,遍种梧桐与海棠!”

哇!

老舍的心很大嘛,还想要买“田千顷”!

但老舍在这三首诗后面还有一大段话。

他说,五十年后,“我的评注者,一定说我是资本家,或是穷而倾向资本主义者,因为在第二首里,有‘何时买得田千顷’之语”。

老舍果然很懂大家的心理,他为了不引起误会,自己在后面做了注解。

“我的意思是买山地呀,不是买一千顷良田,全种上花木,而叫农民饿死,不是。比如千佛山两旁的秃山,要全种上海棠,那要多么美,这才是我的梦想。这不怨我说话不清,是律诗自身的别扭;一句非七个字不可,我怎能忽然来句八个九个字的呢?”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3.有钱有闲,害人不浅

20岁出头的老舍,找到了一个好工作(京师教育局北郊劝学员),非常清闲,每个月还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。

每次领到薪水,他就给母亲送点钱过去,每次送完钱离开家,他就感觉非常空虚,很想买买买。于是,他就和小伙伴们去看戏,逛公园,喝酒,抽“大烟”,各种花钱。

年轻气盛的老舍学会了抽烟喝酒,通宵打麻将。基本上,除了不嫖,各种坏习惯都染上了。

然后他的身体就熬坏了,瘦弱不堪,痰中带血。

忽然之间,老舍一病不起,头发也掉光了。病好之后,他开始检讨自己,要改掉各种坏习惯。

他说,“到底为什么要学这些恶嗜好呢?啊,原来是因为月间有百十块的进项,而工作又十分清闲。那么,打算要不去胡闹,必定先有些正经事作;清闲而报酬优的事情只能毁了自己。”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就在他想通了的时候,上司训了他一顿,他顺手就辞职了,然后去南开中学当老师,一个月有五十块钱工资。

虽然新工作和之前相比钱少活多,但他非常开心。

他接触的是书本和学生,都是他喜欢的。而且,他忙到没工夫去喝酒打牌。如果累了,就逛逛校园,围观一下学生活动。

没过多久,老舍除了不能戒烟,其他的恶习都戒掉了。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4.音痴开嗓,房东劝退

别看老舍是戏剧家,他其实只会写不会唱,而且还偏偏不自知。

他住在青岛的时候,想参加点业余活动。

当地人非常喜欢唱戏,很多人早晨会在家里吊嗓子,还有很多剧社。老舍觉得自己可以唱唱戏,就加入了一个剧社,交了会费之后他就唱了一出《武家坡》。

他觉得自己唱得很棒,第二天很早就去了,想再来一出拿手戏。结果等了两小时,没一个社员过去。

第三天,老舍又去了,还是没等到社员过去。正要离开时,他看到门口有个小朋友,就去询问为什么总是没人。

小朋友笑着说,“这两天没人来,因为呀,前天有一位先生唱得像鸭子叫唤,所以他们都不来啦。”

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……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扎心的老舍回到家,安慰自己,说不定是那群票友“欺生”。

然后他决定在家里独唱。他一个人在家自娱自乐,唱得也挺过瘾的。

唱到第三天,房东过来很礼貌地请他们搬家,顺便小声对老舍的太太说:“假若先生不唱呢,那就不必移动了,大家都是朋友!”

老舍求生欲爆棚,立马声明自己讨厌唱戏。

唱什么唱,不唱了!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5.外行看画,全靠演技

老舍住在济南的时候,当地有书画展,他就去看看。

虽然他表示“什么叫印象派,我和印度的大象一样不懂”,但他还是去看了别人的西洋画展。

他是这么理解的,“因为我对于图画是半点不懂,所以我必须去看,表示我的腿并不外行,能走到会场里去。”

好有道理的样子……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进了会场之后,老舍就开始他的表演了。

首先,在签到簿上签名,字一定要写大点儿,以便引起别人的注意,或者骗碗茶喝。

然后,他开始看作品名录,数数作品的号码和标价,算一下总和,思考全部卖出去能发多大财。他形容这个为“艺术的经济”。

接下来,他才去看画。

如果看的是中国画,他就能靠近去看,品评笔道、题款、图章、装裱等各种细节。每评完一项,还有一个点头或摇头的“仪式”,给图画催个眠。

如果看得是西洋画,他就会隔远一点看,从各个角度看。为了看某一处的光线,可以夸张到把耳朵撇到肩膀那里。

就这么一轮下来,看没看出内容来不知道,反正人是累瘫了。

老舍就找了个椅子坐下,眼睛还要继续盯着一幅画。为什么一直盯着一幅画?因为那副画正巧对着自己坐的椅子。

然后,有许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被吸引过来了,甚至想要请教他。老舍微笑不语,继续看画。

你说巧不巧,有熟人过来了,直接问老舍。于是,老舍低声评价:“印象派,可还不到后期,至多也不过中期。”

只要画家本人听不见,老舍就可以尽情装X,反正给出的评价都是完全听不懂的那种。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虽然老舍不懂绘画的门道,但他遵从内心的喜好。如果遇到觉得好的画展,他也会发自内心地想要结识画家本人。

他说,“我爱什么,什么就好。没有客观的标准。‘客观’,顶不通。你不自己去看,而派一位代表去,叫作客观;你不自己去电影院,而托你哥哥去看贾波林,叫作客观;都是傻事,我不这么干。我自己去看,而后说自己的话;等打架的时候,才找我哥哥来揍你。”

喜好本来就是主观的,不要因为大家的意见影响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5.英语渣渣,霸气出国

老舍为了活得充实,辞掉了钱多活少的工作,跑去中学教书。此外,他还加入了基督教。

25岁时,老舍因为教会的介绍,去英国伦敦大学的东方学院做讲师。

虽然老舍学过一段时间的英语,但他说起英语来,听着既不像英语,也不像德语,他自己描述为“华英官话”。

老舍说英语的时候,喜欢把几个英国字均匀地分摊在中国字里面。

英国人讲话,他听得一愣一愣的;他讲话,英国人也是一脸懵逼。反正大家都只知道自己讲了啥,然后配合对方表演。

对于去英国这个事儿,老舍是理直气壮,他表示:“给它个死不下船,还有错儿么?!反正船得把我运到伦敦去,心里有底!”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船到伦敦后,老舍跟着人群排队过了检查,然后跟着人群买车票,跟着人群往前走。

反正,就算走丢了,也是跟着大家一起走丢,他一点都不慌。

火车到站后,大家都有人接,老舍开始思考,自己接下来怎么走,好在他看到了接他的人,一个中文很棒的英国教授。

有人陪着,老舍又天不怕地不怕了。

老舍在英国待了五年,期间他遇到了一个名叫克莱门特·埃杰顿的人,合租一层楼。

埃杰顿提议,他们俩交换知识。于是,老舍跟他学英文,他跟老舍学中文。

多年后,埃杰顿出版了《金瓶梅》的第一个英译本。

他作了声明:“我在此特别向舒庆春先生致谢,他是东方学院的中文讲师,在我完成这部书翻译的出稿的时候,如果没有他的不屈不挠的和慷慨的帮助,我根本没有勇气接受这个任务。”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6.拖稿小将,改稿奴才

作为一名文学家,老舍也有过被甲方爸爸催稿的经历。

抗战期间,《青年界》杂志曾向老舍催稿。后来,老舍寄出稿件,附带一封答催稿信。

“元帅发来紧急令:内无粮草外无兵!小将提枪上了马,《青年界》上走一程,吠!马来!参见元帅。带来多少人马?来个字!还都是老弱残兵!后帐休息!得令!正是:旌旗明明,杀气满山头!”

他自称是“小将”,没灵感憋不出稿来,好不容易写了点,自己看了不满意,就拖稿了。

写这种信,怕是要笑死催稿编辑吧。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作为一名文学家,老舍还有替人润色文章的经历。

60年代初,溥仪《我的前半生》出来了。这本书需要尽快修改内容,正式出版,翻译到国外去。

《我的前半生》经过多次修订,多层审核,幕后团队相当强大。其中,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、何干之结合历史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,而老舍负责把文字关,给文章润色。

作家楼适夷去探望老舍,问他最近在写什么。

老舍的回复是:“我正在当‘奴才’,给我们的‘皇帝’润色稿子呢!”

 

老舍,一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子
 

老舍曾说:“没有一位语言艺术大师是脱离群众的,也没有一位这样的大师是记录人民语言,而不给它加工的。”

老舍那带着“京味”的幽默,不仅在他作品中,也在他的日常生活中。

1966年8月24日,老舍在北京去世。

50多年过去了,说起这位猫奴,读者依然能会心一笑。

版权声明:木鱼号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发送邮件至 179030929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